EvernoteCEO:致力于成为人们思维中的耐克

互联热闻事 2020-11-08

2013年7月30日近年来的Evernote无疑是全球范围内发展速度最快的云笔记本应用之一,该应用目前在iOS和Android应用市场的总下载量已经超过1000万次,并在移动、网页和桌面端总计拥有超过6500万注册用户。

硅谷知名初创企业家、Evernote CEO菲尔·利宾(Phil Libin)此前在听到人们将Evernote视为一款单纯数字笔记本的时候常常会发怒,因为在他眼中这一应用就是思维的延伸,尽管这一应用目前还仅仅完成了5%的工作。不过现在,利宾在听到这些话后已经不再像此前的反应那样激烈了,因为恰恰是这些谦虚的Evernote笔记本用户使这家总部位于加州雷德伍德(Redwood)的公司在2011年发布新版Evernote后成功获得盈利。

今年,Evernote的规模得到了进一步扩大,公司的目标也随之放得更远。在利宾看来,他希望Evernote能够成为移动设备中的“Office”,或者成为“人们思维中的耐克”。

目前,Evernote总共330名员工全都被分到了一个个总人数不超过8人的小团队中,利宾认为这一规模使得团队成员都可以轻松坐在一张饭桌前用餐,或者展开一次团队交流。在Evernote内部,没有哪个项目的持续时间可以超过9个月,且公司内部不同团队之间不会共享软件代码,而这一点在硅谷内部通常被视为创业公司的最大忌讳。

上周五,利宾抽空接受了美国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的专访。采访期间,利宾谈及了自己和公司的过去、现在以及对于未来的展望。

以下是本次专访主要内容:

连线:有的人选择开发沉浸式视频应用、绘画应用、音乐应用或者社交网络应用,但你却决定开发笔记本应用,这一应用类别同前几者相比多少有些枯燥,你是怎么想的?

利宾:我想为自己做点事。这一应用背后的理念是帮助用户轻松记录下所有突然闪现出来的想法,不论它是音频、图片、文字、网络剪辑、还是文档的形式。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可以让你将所有信息进行安置的平台,且你可以随时查找到这些信息。比如,我们可能会拍下一张写满字的白板照片,并希望可以对其中的文字内容进行搜索,而这有可能会衍生出其它一些问题。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对“生产力”这个单词进行重新定义,但我们从来都不认为Evernote是一款单纯的笔记本应用,而是将其视为人类大脑的延伸。

连线:今天的Evernote是朝着公司的未来远景又迈进了一步吗?

利宾:确实是向前迈出了一步,但我们的梦想是成为一家百年企业,而现在公司才刚刚年满五周岁,所以我们仅仅完成了5%的工作。

连线:你认为产品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呢?

利宾:我认为对我造成最大影响的公司是耐克。起初,耐克只是与诸如阿迪达斯、Puma以及其他一些当时的小众运动品牌一同起步而已,但耐克却成为了他们之中第一个走向主流的运动品牌。现在,耐克已经成为那些渴望运动或者自认为是运动者人们的标志性品牌,因此我们也希望Evernote能够成为那些将自己视为聪明、高效人群的标志性品牌。我们相信,Evernote将成为实体和数字产品的一种结合,或者说该应用能够在二者的交汇点取其精华,而这也恰恰是百年企业运作之道。

连线:有许多强大的企业都认为自己可以帮助聪明的人们变得更具效率,就比如微软和谷歌(微博)。

利宾:对我们来说,竞争是一个永恒的话题。2008年Evernote刚刚问世的时候金融危机袭来,风险投资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我当时去找风投机构的时候只能说:“我们将开发一款可以让你可以随时在电脑、手机记录东西的免费产品,您能向我投资1000万美元吗?”

通常来说,这些风险投资人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我,部分投资人或许会出于礼貌会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一般都是:“你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谁?”但我当时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并不好,我说:“每一台电脑、手机、PDA或者其它已经投入市场的设备中都已经内置了一款相当不错的免费笔记应用。”

但我们并没有很担心这一点,因为从目前拥有最多用户的五大科技企业来看,公司的合作伙伴极有可能是苹果、谷歌、微软、Facebook以及亚马逊,而这五家企业都在一定程度上同我们处于竞争状态,这就是生活。如果能在某天早上醒来想“我该怎么将产品打造的更好?”,而不是一醒来就想“我今天的对手是谁,我必须打倒谁?”,这样可能会过的更加幸福一些。

如果希望在这些出色的企业面前获得成功,你能做的就是开发出真正优秀的产品。我们未来将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这一工作中,并想出让产品变得更好的办法。

连线:所谓的“100年计划”听起来像是Evernote正在计划开发一些更为复杂的产品,而不仅仅是文本记录应用这么简单,是这样吗?

利宾:所有我们现在认为愚蠢的东西,我们都希望能让它变得更聪明一些,而Evernote Business的目标便是让企业用户更聪明。我们相信,会议是所有糟糕决定的源头所在,在过去20年的时间内,会议文化已经被完全颠覆,而这正是我们需要着手解决的问题。

另一个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就是用户的会话时长问题,微软的Office套件曾在过去25年成功定义了工作效率。过去,人们平均会话的时间是1-2小时,那时的人们通常需要坐在电脑前利用Excel或者Word来输入文本。后来,智能手机的出现将平均会话长度压缩为1、2分钟,或者5分钟。我认为这就是微软始终难以进入移动市场的原因之一,因为二者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且人们无法利用Office在短时间内展开高效工作。

在未来几年,不同的设备会将人们的平均会话时间压缩到数秒内。比如,谷歌眼镜的用户会话时长仅需几秒,所谓智能手表的会话时长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人们或许需要对“高效”二字进行重新定义,就像当年智能手机开始接管桌面电脑工作时那样。

连线:Evernote是用户是哪些人?

利宾:那些难以理解生活、工作平衡点、永远在思考、会在周六晚上11点继续回复公司邮件的人都是我们的用户。与此同时,那些会查看餐馆点评、办公室推荐的现代知识人也同样是我们的目标用户。

连线:许多记者都是你们的用户,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利宾:当然是件好事,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情形。在Evernote创办之初我们就说过,希望这一应用能够成为记者和投资人的理想工具。这也就是说,在我们之后需要获得更多投资的时候,与会的投资者中或许就有一半正在使用Evernote。对于记者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始终认为这是一项卓有成效的策略。

连线:最近生意怎么样?

利宾:很不错,我们的规模越来越大,有更多的事情需要管理。几个月前,我还有可能认识公司的所有员工,但几乎是一夜之间,公司的员工总数就从100人增到了300人。有时我会出差一、两周,回来后我几乎一个人都不认识了,而我个人则花费了许多时间在思考文化、团队和扩大规模这些方面的问题。因为当企业不再属于创业企业范畴,并开始变得有些糟糕时,我们需要十分谨慎。我认为企业需要时刻抵制这样一种情况的出现,那就是你所招聘的一名员工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且认为自己的工作十分愚蠢。

连线:怎样才能阻止这样情况的发生?

利宾:我们会每周在公司中央楼梯处举办一个20分钟到一小时的全体员工大会,一般来说都是我发表讲话,但有时也会有其他员工上台讲话。在这个会议上,我们会一同介绍新员工,并解释公司目前的工作重心,其中有80%的时间都被用于为公司定下发展基调,并防止上述情况的发生。在经理层的会议上,我会确保公司有所经理都清楚自己的职责,且不在办公室搞“神秘文化”。因此,我们公司内部不应该存在“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想法。当然,这样的事情难免也会发生,但我们会在这样的想法扩散出去之前将其及时纠正。

连线:你这周末有什么安排吗?

利宾:我妻子这周出门了,所以我会继续工作(大笑)。通常来说,周末我只会工作半天时间,因此我们会有时间一起做些事情。但这周她回到了自己纽约的家里,所以我想“好吧,满满的两天工作时间!”

我的家就在这附近的小山坡里,我想周末我会坐在门廊上,打开Sonos户外高保真音响继续工作。就像我此前所说的那样,一般的Evernote用户都没有找到工作、生活之间的平衡点,因此我也是这一产品的目标客户之一。

EvernoteCEO:致力于成为人们思维中的耐克